话说袁猷邀约禁卒葛爱出了监门,走到县西茂涛茶馆里面,拣了一张僻静桌子坐下。跑堂的泡了两碗条来。袁猷道:“小弟想替吴敝友开一开刑具,特请足下来商议,约莫要几文呢?” 

    葛爱道:“这件公事我一人不能做主,必须将提牢吏段晴耕先生约了来,才好说呢?”袁猷道:“我在这里候着,拜托你将段先生请来。一切望祈原谅,不必挑剔,格外自有菲敬。”葛爱道:“好说,好说。你且请稍坐,我去找他,立刻就来。” 

    葛爱急出了茶馆。 

    等了好一刻工夫,同着一人进来。袁猷看见,赶忙立起身来。葛爱指着那来人,向袁猷道:“袁大爷,此位是我们家刑房提牢吏段晴耕先生。”又指着袁猷向段晴耕道:“这就是袁猷袁大爷。”彼此见礼入坐。跑堂的又泡了一碗茶来。谈了几句套话,袁猷道:“敝友吴珍因烟案收禁。他家内无人,小弟冒昧想代他松一松刑具,费二位哥哥的心,一应不开包要几个钱?”段晴耕道:“令友吴大爷财名在外,连捕衙老爷总想他的钱。既是你袁大哥出来〔干〕预这件事,你先将捕衙老爷的话说明白了,其余上下管监爷们、笼头众犯、水兵、更夫、三班上宿的朋友,以及头、二门巡风那些行当,我同葛敝友两人总可效劳。”袁猷道:“求官要从地头求起,今日我兄弟既来找着你二位,不必推辞,一切总要费心。你我说完,不拘什么行当,我都不管。”段晴耕、葛爱道:“袁大爷,你把‘难’字我们两人写了。若说是包与我两人去办,大约算起来,非三百洋不可。”袁猷道:“理当遵命,奈因吴敝友的家道,你们也打听得出来。包光们捉他的时候,他若有一百银子,也不致到你们这里来了。如今也说不得他没钱,一应在内作五十千文,另外你二公每人送十千文外敬。” 

    段晴耕尚未开口,葛爱便道:“袁大爷,你拿我们两人开心。不瞒你说,昨日他收进监来,我将前年的当票总查出了出来,爽利些说,我一个人就要想他百十千钱。好容易扳着一个大鱼头,他们扬关大头儿轻易跌不到我们这里,如今你说这几十千钱,还是够把那个行当呢?”袁猷道:“葛头翁,你不消生气。这种事秤也秤不得,斗也量不得,有句俗语,‘家资多大祸多大’。不怕你二位见怪,若是精穷的收到禁里,没有钱开家伙,难道你们把他活活的幌死了不成?我们这吴敝友,不是我代他哭穷,实是空有虚名,拿不出钱来。我也巴不能代他多允几两银子,我还可以从中沾沾光呢。此刻是清水拦停,望你二位推推情罢。” 

    段晴耕道:“并非葛头儿发急,你大哥说的这几个钱实是派散不来,你不要见怪。”袁猷道:“不瞒二位说,我兄弟上年因为访案,收在江都禁里,我通共花了二十千钱。并不是我不肯代他多允,实是拆措不出。你二公原谅些罢。”段晴耕、葛爱两人赌咒发誓不行。袁猷同他们说之至再,方才讲定共是八十千钱正项,他两人每人格外十千外敬。段晴耕道:“你大兄虽是委我两人,我们尚不敢满允,先要将捕衙老爷的话说明,其余就总好说了。我们相应饭后会罢。”袁猷道:“我适才的话已是纸尽笔干,就算是定局了。你大兄不必再挂了钩子,添一文总不能的。”段晴耕道:“我今日总遇见你这狠手拦停,你的话真是斩钉削铁,行与不行,总是饭后定局罢。” 

    两人说毕,辞别了袁猷欲走。袁猷道:“且请稍缓,还有一点事,要你二位作个小弊。”二人忙问何事。袁猷道:“吴敝友是有瘾的人,如今我同那位到烟馆里去烧两个泡带进去,让他好搪一阵,不知二公可肯相与我兄弟呢?”葛爱道:“任凭什么难事,你袁大爷既开了口,也不好意思回你。段先生不吃烟,先请到司房里坐坐,我同袁大爷一走就来。”段晴耕向袁猷秉秉(举举)手,先出茶馆去了。 

    袁猷会了茶钱,出了茶馆。葛爱引着袁猷到了茶馆南首一家烟馆。进入里面,葛爱请袁猷在烟床坐下,喊了一声“拿烟。”早有烟奴递过潮烟,问:“拿几个?”葛爱道:“拿四个罢。”烟奴答应,拿了四个箬子烟,摆在盘里,又倒了两碗茶来。 

    葛爱睡下去向袁猷道:“袁大爷请用烟。”袁猷道:“我不会,你老实些吃罢。”葛爱遂打了四个烟泡,用箬子包好,剩的烟总是葛爱吃的。袁猷将烟钱会过,葛爱将那竹箬包的烟泡拿在手内,同着袁猷出了烟馆。 

    才走到县门首,看见跟吴珍的小厮发子在那里鬼张鬼智的访信,见了袁猷赶近前面问道:“袁大爷,可晓得我家大爷在那里?”袁猷道:“这是吴敝友家小厮,我要同他到监里去,让他主人吩咐他,好家去设法办实。”葛爱应允。袁猷向发子道:“你跟着我们去见你家大爷。”发子答应,跟随在后。 

    葛爱引着他二人到了监里。发子看见吴珍站在号房檐下,满嘴血迹,周身刑具,不由得一阵心酸,落下泪来,道:“大爷,你是怎么样的?”吴珍看见发子,也不觉泪下道:“呆娃子,你也不必问了,你问袁大爷就知道细情了。”袁猷将会葛爱、段晴耕的话向吴珍告知,却将所允数目含糊未曾说明。吴珍道:“拜托贤弟向他们说,以速为佳。”袁猷向葛爱道:“请你拿个碗取些开水来。”葛爱拿了碗到厅上取了开水,端在手内,在箬子里取出两个烟泡放入开水,用手指将烟泡和开,就着吴珍的口,叫他喝了下去。吴珍犹如得了甘露,两三口喝干。葛爱道:“还有两个烟泡,存在我身边,回来再与你吃罢。” 

    吴珍点点头,将发子喊到身边,附着发子的耳不知说了些甚么,发子点头答应。 

    袁猷辞别吴珍,又叮嘱葛爱饭后在茂涛茶馆,先到先等。 

    遂同着发子出了监门,叫发子回去吃饭,午饭后到茂涛茶馆听信。袁猷也就回家,吃了午饭,便到茶馆等候段晴耕们回信。 

    再说葛爱找着段晴耕,两人商议明白,先到捕衙里将老爷同门上爷们、书办、皂头、马快、门皂、茶房、中班、伞轿夫各行总皆讲明。又到监里将上下管监爷们、笼头众难友,还有那一位提牢吏以及各禁卒一切小行当,说得明明白白。然后同到饭馆吃了酒饭,葛爱到烟馆过瘾。段晴耕先到茂涛茶馆泡条等候。葛爱也到茶馆,两人吃茶闲谈。 

    袁猷已到,招呼入坐。段晴耕道:“我两人会过大兄之后,到了捕衙里会见老爷,开口想令友二百千钱。我再三再四说了八十千钱,门包随礼,一切外费,还有上下管监爷们、监里各款使费还要在外。你大爷酌量就是了。”袁猷道:“我午饭前已曾说过,实是无出,不能加增了。”段晴耕、葛爱摇首道:“若照饭前那句话,实是效劳不来。算我两人办事不力,你大兄相应另找别人罢。”立起身来要走。袁猷将他两人拉住道:“请坐,请坐。你二位拿我作蜜脸了。我同你二位说过话,你二公不行,我就再找一千二百个人也无用处。如今也说不得了,罢罢我同吴珍有个交情,我除不赚拦钱,腰包里添十千钱,将来他认也罢,不认也罢,你二公推个情,打伙儿看破了些,只当这个猪没有长头,原全些罢。”段晴耕、葛爱只是摇头不允。 

    又趑趄了有两个时辰,袁猷又加添了十千钱,才讲定了。约定傍晚时分在县前交钱办事。段晴耕、葛爱辞别去了。 

    适值发子前来讨信,袁猷道:“你午饭前回去,你东家奶奶如何说法?”发子道:“家里奶奶说是一切拜托大爷办就是了。”袁猷道:“铺监各费业已说明,不知你家可曾设出法来?” 

    发子道:“奶奶请大爷到我们家里当面谈呢。”袁猷会了茶钱,同着发子到了吴珍家内,请在厅房坐下。发子献茶,装烟,到后面送信。 

    吴珍的妻子王氏由后进出来,到了厅上,与袁猷见了礼,另在一旁坐下,道:“诸事费了爷爷的心了。”袁猷道:“二嫂,愚小叔与二哥交好已非一日。今二哥被人暗算,弄出事来,愚小叔理当出力效劳。今又再三嘱托,现在已代二哥将铺监正项讲定了是一百千钱,一切杂费偏手外敬,又是八十千钱。允定今日傍晚时分交了钱,二哥的家伙就可以开了。” 

    王氏哭道:“不瞒爷爷说,我家大爷是个空架子,搭的好看。虽是扬关有个门户,有名无实。他向来又在外面贪玩,家里掏得空空。此刻平地生风,又出这件事来。你的侄子年纪又轻,族中众人素昔又与我家大爷不甚和睦,如今不管还罢了,他们还在背地里讥笑。亲戚中也没有能办事的。昨日我听见这个信,急得叫天不应,叫地不鸣,全无主意,我整整哭了一夜。今日午饭前,发子回来告诉我,说是费爷爷的心,在这里忙呢。我就赶忙将家中首饰衣服拿去送到当典里当了一百千钱的银子。”忙喊老妈将银包拿了出来,放在桌上。王氏道:“爷爷,这是一百千钱银子,请你收了。所少的我适才已经向我娘家的兄弟商议借贷,请爷爷耽到明日,还要累步到舍下来交代。千祈拜托爷爷同他们商议,今日就要代他将刑具开了才好。你知道他身体本来生得瘦弱,加之又有两口烟,如何受得住这般若楚呢?”袁猷道:“二嫂但请放心,愚小叔任凭怎样,今日总要叫他们代二哥将家伙开了,不能再受这一夜的苦了。你这里叫发子送些饮食同烟泡到监里去要紧。”王氏道:“这些事我就叫发子送去,门首公事拜托拜托。”袁猷道:“放心,放心。” 

    王氏道:“还有句话要请问爷爷,我耳闻我家大爷这件事是因为在什么没相干的地方,有人借钱未遂,串合起来的”。爷爷,你可知细底?如今可有什么法想,救他出来呢?”袁猷道:“二嫂说得不错,等稍停一日,慢慢再告诉你细情。我此刻赶着去将铺监的事料理清楚,先将二哥刑具松了,明日早间去会承行的书办,同他商议,看他可有法想,再来回覆。”王氏往地下一跪,道:“一切费爷爷的心,家大爷若能侥幸出罪,回来再为叩谢。”袁猷忙道:“二嫂请起,我不便回礼。我同二哥是至好弟兄,二嫂不用说这些套话,我是尽力办就是了。”遂将银包收起,辞别王氏,离了吴珍家。 

    先到钱店里将银子比过分开,合了个七十千钱九二串,用皮纸包好,余多的银子收在腰内。到了县前,看见段晴耕、葛爱两人站在头门首。袁猷将两人约到僻静处所道:“那里来了七十千钱的银子,所少的认我,明日午饭前交代。望在今日就要将他的家伙开了。”段晴耕、葛爱道:“诸事遵命。”袁猷取出银包,三人同到钱店,重新央店内人一比交过。 

    段晴耕接了道:“袁大爷怎么玩起九二串?”袁猷道:“非是我做混帐事,他们关上,大市都用九二串,这点小意思算我沾了光罢。”段晴耕、葛爱道:“你大爷过狠,叫我两人作难。”袁猷道:“委屈些罢,现在捆案捉得纷纷,恐其捉过野猪来还你们的愿,也未可定。”段晴耕、葛爱咂了一阵嘴,将银包收起,道:“此刻将晚,官府快下来收封,不便请你进去。 

    我们要赶着到里面将吴大爷的家伙开了。明日你到监里去问令友,才把我两人作人呢。”袁猷拱手拜托,又问他二人此案是何人承行。段晴耕道:“是敝人同事卞冶池承行。”袁猷问了卞冶池住址,辞别二人,仍到双林那里住宿。 

    次日清晨,袁猷到了卞冶池家,将卞冶池邀约至茶馆,泡了茶,谈了几句套话,袁猷道:“敝友吴珍的案是阁下承行,小弟特来奉恳,要求设法救他,自有菲敬。”卞冶池道:“令友昨日到堂,说是包光们听信什么姓吴的挟隙串合,栽枪陷害。 

    敝上人听了这话就生了气,将令友打了三十嘴掌收禁。不瞒你大兄说,现在包光们要算是些红人,官府是言听计从。令友这个案,除非内里有路,才可出脱。若没有线索,莫说不是栽枪,就真是他们栽害,官府也不听的。要照这样口供,令友零碎苦吃不了呢。”袁猷道:“全仗鼎力,敝友托兄弟有个不恭菲敬,送阁下八千文,另外书工拜托设法周全。” 

    卞冶池道:“自古杖不收禁,令友若想干干净净出来却难。如今只好向令友说,覆审之事,叫他认是从前因病吸烟,现在听闻严禁,业已渐减,不意被访拿获。如此供认,可以少受些零碎刑法。大约这些现获各犯,若能办个徒罪,就算造化了。令友之事,既是大哥吩咐,我兄弟尽力帮忙。所允厚赐,不敢领情。”袁猷知他嫌菲,又添二千文,卞冶池依允。袁猷道:“还要叨光将差禀批示,同前日讯的堂谕赐了底稿。”卞冶池道:“今日着清书抄好送上。”两人用过早点,袁猷会了茶钱,约定卞冶池明日仍在这里交钱。出了茶馆,分路各散,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