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水千回澜百绕,竞壁奇峰兀斝。莫过人心机狡,对面情难晓。虽有丹青绝样巧,画出蜃楼海岛。难尽胸中杳缈,做出忠奸了了。右调《忆故人》

  且说江升买办烹调停当。江干城与冯人便宾主谈心,江升斟酒。毕竟说到妓女身上,干城道:"昨嫖之妓,未为不佳,总不如媚娟之妙。弟思怎得开交?不如将匣中之物,赎了媚娟之身何如?"人便道:"银子是死的,媚娟是活的,他怎肯换与江兄?除非一千,方才动得他心。"江升听说,忍耐不住,只得放了酒壶,跪下磕了一头,说道:"小人有一苦言禀劝大爷。当初老主人曾与小人生理,一文也不舍轻用,穿着粗疏,吃用淡薄,故此做得这几分家业。今大爷竟把祖父苦挣之银,撇如石块。即如目今在此做盐生理,受尽了许多苦楚,难道便已忘怀?况且先大娘已过,大爷无妻无子,做家之事,毫无把柄,如何全不思量?岂不晓从古无情之物,莫如小娘,日日迎新送旧,有银即是亲夫。直弄到破家荡产,也还填不满他的沟壑。昨日小人来寻大爷,寻到一妓家,只见有一嫖客,面如黑鬼,须是铜丝,麻点犹如鹿皮儿的斑斑,鼻头就似鹰嘴儿的曲曲。那一位花枝般的妓女,与他捧须亲嘴,岂不羞惭!他原与银子捧须亲嘴,那管他贵贱香臭。如今大爷只管念恋娟娘,那娟娘若接了黑鬼铜须的银子,只怕也不记念大爷了!"干城听到此处,怒气激泼,将手中酒杯劈面掷去,江升让过,撇在地下,大骂道:"你这奴才,反敢大胆来教训我?点缀我?"江升应口道:"小人只怕主人日后没下稍,与郑元和一般,故此苦劝,是好话儿。"干城道:"哦!你这奴才,还要骂我么?"竟拿起一条门闩,劈竹乱打,打得手酸方才住着。

  冯人便一面拖劝,一面有心将桌上锁门的徽锁连匙窃在手中,说道:"江兄且息怒,小弟大便急,去解了即来。"急急抽身出街,走到前边铜锁店中,付他三分银子,说道:"你替我依这锁样,配一锁匙。这锁就要拿去锁门,你可看得明白,速速一配,明日来拿。"那铜店将锁门、锁须、锁匙细细一看,道:"我明白了,将这锁拿去了罢。"

  人便拿了锁,回身到干城寓中。只见干城还骂个不了,人便劝道:"盛价粗人,不会讲话,语言唐突了。不必认真气恼,出外舒散一回罢。"悄悄将锁儿仍放在桌上,竟邀了干城出门。干城复身转去,取了一把碎银,二人又往妓家去了。

  且说江升被打,哭了半晌,呆呆坐了。思量主人如此行径,决没下稍。在此看不过,未免多虑,只有打骂,何苦烟柴与赤眼相对?欲要仍回衢州,衢州左邻不知,必然反来罪我;欲要在此近地,自家做些生意,此后眼见主人流落,心中不忍;欲要盗取主人之银,远去他方生理,只因今日劝他受打,不过为他败银,如何我反拿他之银?本心不可,天理难容;意欲拱手空身远去,腰无盘费,寸步难行。想了一时,只得出外,锁了寓门,街坊闲走。见街心有一乘大园轿抬来,轿后随着两个管家。江升抬头看时,见内中一个,像似衢州卖小菜的吴一官,上前通问,果然便是,问道:"你因恁到此?前边轿内是何人?"吴一官道:"是现任兵部老爷的公子相公。我今投托了他,故此随他上京。"说起衢州也遭倭兵之难,流离外窜。

  二人一面说,一面走。那公子的轿儿,抬到一官宦人家,门上递了帖子,迎进内厅,叙谈去了。吴一官在门前,问起江升近来之事。江升便把主人嫖荡,今日受打,意欲他图之事,说了一遍。吴一官道:"我们相公起行之时,原要带一个久惯江湖、老成能事的进京,只因一时少有,将就带我两人而来。若江阿哥肯去,我对相公说知,必然收用。你心何如?"江升大悦,道:"吴一哥若肯作荐,一路上程途之事,我俱会得,十分停当。千万替我留心。"吴一官道:"我相公今日花园有酒,此事不及说了。明日午前,你可到骡子巷何媚娟处来讨信。"江升道:"全仗,全仗。"

  只见里边送客出来,江升别了回寓。一路心中想道:"我们主人恋的正是媚娟,原来公子也在他家。明日去时,倘遇见主人,如何是处?"又想道:"倘然遇见,只说来寻主人,胡答乱应便了。"

  次日挨到午前,竟到骡子巷去,远远望见主人与冯人便摇头摇脑,讲话而来。江升躲过一边,候他过去。只听见冯人便口中道:"明日一定起身去了。"江升躲过主人,寻到媚娟之家,吴一官正在门首,撒手问道:"昨蒙阿哥所言之事,今已如何?"吴一官道:"对相公说过了。相公道:'既是老成能事,可叫他来见我,收用便是。'你且站站,我先去禀知,然后引你叩见。"吴一官去不多时,出来引了江升进内。只见相公正与媚娟下棋,江升叩头立起,站在一旁,偷眼看娟娘时,果然好朵花枝,想道:"怪不得我们主人迷恋!"

  公子下完了这一盘棋,数时,是公子输了三着。公子回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江升道:"小人叫做江升。"公子道:"我家姓王,改作王升罢。我明日起程进京,你须在此俟候同行。"江升道:"谢相公。"就替公子打扇送茶,添香斟酒,服侍了半天。晚间到自己寓中,收拾铺陈衣服,不觉泪下腮来,想道:"主人,主人!非我负你而去,若然在此,你我俱无结果。我今随公子进京,倘有好处,还来报答主人也。"锁了寓门,竟到公子寓中过夜。

  次日,公子果然起程。江升恐怕主人撞见,一早禀过公子,先到城外寻船俟候。正是:

  人生聚散似浮萍,今日维扬后帝京。

  主仆一朝离与合,王升原是旧江升。

  公子傍午起行,干城与人便早已在外候着。公子出门,二人随即进门。干城见了媚娟,就如拾了一件无价之宝,喜之无极。媚娟伏侍了公子三四日,小心矜持,就如陪阎罗的一般,十分不耐烦,如今见了干城,就如见了亲亲的丈夫,欢容笑口,潇洒唱弹。干城捏手捏脚,就携媚娟上楼,抱抱亲亲道:"小生这几日之间,独舍姐姐,魂灵欲出,几乎断送杀也。"媚娟笑道:"妾亦犹是。"二人遂相抱上床。

  冯人便与桂妈说此闲话,见二人上楼,久不下来,想必是赴阳台了,心中有事,一别而行。忙忙走到锁店中取了钥匙,远远望一望干城的寓门,是锁的,又东西顾探,不见江升,便大模大样,摇摇摆摆,走到干城寓门边,堂堂然将匙儿开了寓门,一头进内,寻出拜匣来,将锁环扭断了,取出匣中银子,藏些在腰,藏些在袖,又堂堂然,大模大样,仍旧锁了寓门,摇摆而去。此时虽有两个邻人看见,都道是干城央他来的,全不关心。

  冯人便窃了银子,竟到城外家中,买些酒肉,烧个招财福纸。晚间,将银计数,乃是三十封,每封俱是十两,当晚计较了一夜。次早起来,竟到瓜州地方,寻了一所精洁宽大的房子,陆续置些雅当的家伙。中堂挂一幅古画,四边俱贴了名人的斗方手卷。讨一对小使,收一个管家,竟做起清客来。

  一日,那防边海的官兵调换进京,到瓜州,将徐海帐下的宫娥卖与民间。冯人便得知,就去官兵行伍中踏看。看得一妇人标致异常,骨格有些相像媚娟,官兵要五十两,竟用五十两讨了回来。随即又用二十两买了两个粗花大叶的,做了服侍。竟招接任宦男女客官,朝朝欢乐,夜夜春风,好不受用。只丢得那江干城苦到头了。正是:

  不结子花休要采,无义之人切莫交。

  交时甜口浑如蜜,擂断头皮斫断腰。

  且说干城在媚娟家,恋了半月,见媚娟带来带去是这几朵花枝,穿来穿去是这几件衣服,意欲替他打些奇巧首饰,做些轻薄时衣,走回寓中取银。只见寓门锁着,心中恐怕江升走来,又要阻劝,忙到前面铜锁店中,叫了锁匠来,扌典开进内。取拜匣看时,吃上一惊,正如:

  一片青天逢霹雳,满腔热火遇冰浇。

  看那锁儿竟已扭断,内边三百银子竟没有了。开口摇头,跌脚叹气,呆了一时,骂道:"此必是江升万剐的奴才盗了去了!"一头出外,询问邻人。邻人道:"却像有十余日不见盛价走动了。"干城道:"是他了,不消说了。"忙忙进内,将柜开锁看时,内中一百银子幸喜还在。又进里间去看江升的铺盖,俱已没了。想道:"是他无疑。"意欲告官缉获,谅来必然远去,只得忍气吞声,将自己床帐被卧什物,收拾做了一担,雇一邻家小使挑了,拿了这一百银子,依旧锁了寓门,到媚娟家来。将江升盗银逃走之事,对桂妈与媚娟说了一遍。桂妈听了,只当盗他的一般,叹气不绝。干城就把手中百两付与媚娟,这一担儿,叫鸨儿挑入房中。

  可笑江干城痴迷了心,竟思量在桂妈身边过世的一般。却被桂妈估度,是这一勺水儿了。但不知后来怎样开交结局,且看下回分晓。

  评:天下事尽有凑巧的冤情。如三百银子,江升倘若不去,干城必然告官,官司必然加法,冤屈何伸?江升如今随了公子而去,冤屈更何伸?可见世间为官的,凡事须详慎;为人的,凡事须真诚,到底自有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