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这就代表着我已经可以进入威登格兰魔法学院,我已经可以真正成为一位魔法初级生了!

啊……太好了……

我嘴边的弧度越咧越大,心里就像绽开了一朵好大好大的太阳花。我高兴极了,冲着坐在我病床边的慕翔猛地跳了过去!

“我通过了我通过了我通过了!慕翔我通过了!我真的通过了!我真的成为魔法学院的初级生了!慕翔我通过了!”

我激动死了,我抱住他又叫又跳,还一下子揽住他的脖子。谁知脚下一滑,我一下子就把他直接从病床上拖拉下来!

“小心!”慕翔连忙喊。

“啊!”我惊叫一声,就要跌倒在地。

慕翔一手就捞住了我。

他的银发,从他漂亮的额际顺直地滑了下来。

发梢落在我的脸上,细细碎碎,丝丝凉凉的。

我看到他那双冰绿色的眼睛,细细长长,仿佛就是一块来自外太空的宝石,微微碎裂出那么美丽的痕迹。我几乎能看到他眼眸中自己略微惊慌的神色,我的眼睛,他的眼睛,深深叠加在一起的表情……

虽然已经不止一次地与他这样对望,也不止一次地如此近距离地呼吸,我几乎能嗅到他身上那样淡然的清爽,月亮一样香,但却还是忍不住望着他的眼睛,泉水一样清澈的眼眸,让我心头……微微地战栗……

“咳!”忽然,有人在门口轻咳了一声,低沉的声音微微不悦,“慕翔,你自己处理她吧,我要赶去上课。提醒你们一句,注意一点那个……咳。”

雷漠教授丢下这一句话,转身离去。

我和慕翔都被这句话惊住,蓦然从相互的对望中惊醒。

他一下子放开了我。

我也向后一退。

咣的一声,屁股撞在病床的床栏上,疼得我呲牙咧嘴的。

“哎哟……”

“怎么了,又伤到哪里?”慕翔连忙问。

“没没没,没哪里。”我连忙摆摆手。我拼命对他笑,但屁股又疼又不敢伸手去揉,在他面前那该多丢脸啊。用不着这么悲剧啊,好死不死居然撞我屁股。

慕翔看着我歪七扭八的表情,淡淡地笑了笑,“那我来帮你包扎一下伤口吧,你在湖里还是受了些伤。”

他这样一说,我才发觉自己的胳膊上是那样疼痛,低头一看,原来有很长很长的一条伤口,浸出丝丝的血渍。估计是被湖里的海藻给拉扯的,再加上湖水那般冰冷。

我没有拒绝,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慕翔拿起那片雪白的纱布,轻轻地帮我包扎起伤口来。他的手法很轻,动作也很利落,包扎的伤口又干净又漂亮。

我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在我的胳膊上轻轻地移动,忍不住开口问道:“你经常帮人包扎吗?很熟练呢。”

慕翔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扇动,“是的,以前我经常帮茉……”

他的话没有说完。

我有些好奇地瞪着他。

他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让我有些好奇,“你一直帮谁?”

“没什么。”他不肯继续,只是细心地把我的伤口包扎,“你真的和别的女孩很不一样,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拼命的女生。很多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都会退却了,没想到你却……”

我微微地抿住嘴唇,“我只是想成为魔法师。”

慕翔抬起头看着我,“做魔法师,是很辛苦的,尤其是女魔法师。”

“我不怕。”我眨眨眼睛,“什么样的辛苦我都不害怕。只要能成为厉害的魔法师,我什么都不怕。”

“为什么?”他的眼睛里,有着晶亮的光泽。

“因为……”我想要把话说出来,但又咽了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不是吗?”

慕翔美丽的眼睛,微微地一眨。

“蓝、月、瞳!”

正当我们相对在护理室里,走廊上突然传来一声大叫,接着有一个身影仿佛火箭一般地蹿进我的病房。就在我和慕翔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突然跳到我的身边,一把就抓住我的手!

“星曜!”我惊呼一声。

星曜的脸色黑得如同锅底,直瞪着我的眼睛里,那么愤怒的火焰,“跟我走!”

他抓住我的手腕,不由分说,把我往外拖!

我惊呼一声:“我不要!”

慕翔手里的纱布还没有完全包好,星曜这样一拉我,那些雪白的纱布一下子就骨碌碌地滚在地上。

星曜拖住我的手,头也不回,“没有你要或不要,跟我走!”

“为什么!”我大呼出声,“你不要拉我,我不要走!我好不容易进了魔法学院,我哪里也不要去!放开我!”

星曜突然回过身来,乌黑闪亮的眸子直对着我,目光中甚至有着凶狠的表情。

“蓝月瞳!你疯了!”

“我怎么了?”我被他莫名其妙的怒气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疯了才真的来当什么魔法生,你疯了才真的想要把自己变成魔法师!”星曜对着我大叫。

“我没有疯!”我也被他弄生气了,“你明明知道我的梦想就是想当一位魔法师,你凭什么这样说我?你放开我,我不要跟你走!”

我用力想要甩开星曜的手。星曜被我猛地一推,目光倏然就扫到了坐在一边的慕翔。他立刻放开了我,直接对着慕翔就冲了过去。

“是你!一定是你把她引诱到这里来的,是不是?蓝月瞳,我早已经警告过你,不要去管这个人,不要招惹到他,不然……你一定会伤害很多人!”星曜大叫,愤怒地伸手要抓慕翔的衣领。

我一看情况不对,立刻伸手挡在星曜和慕翔的中间。

“喂,星曜,你不要发神经,这不关翔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