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八九月份还有去年的腊肉?"

华源筷子夹着薄薄的晶莹剔透的腊肉询问。

"我们农村没有冰箱,是土法贮存的,就是过年杀了猪,将肉用盐腌好了挂在灶前烟熏,或挂在烟囱边上烘干,然后放进坛里,在水田埂边挖一个一米多的洞,将坛口封严了放进去,几个月甚至一年多再去取出来,就成这样了。"张乡长解释着。

王秘书看着华源吃得津津有味,几乎每道菜都像是佳肴,他看了一眼张乡长,两人对视一下会心地笑了。

"多吃点呀,华主任,山野风味,你在城里是吃不着的。这猪肉是粮食和野菜喂的,野菜也是无污染的,这每一道菜都可以说是绿色食品。张乡长,把你的腊肉给华主任拿上点,放车上去。"王秘书终于觉得这个马屁算是拍到位了。

"回去,我尽快将资金划下来。具体使用情况以后跟我报个材料就行了。"华源擦擦嘴,打着嗝。

第25-27节

25

省委招待所门前,小扬已经等了一会了,冯涛今天的行程是要参加省统战部组织的台胞联谊会。她早早的到了,去敲门,冯涛在里面应了,她一推门进去,见冯涛穿着运动短裤和背心站在窗前,双手拿着铸铁哑铃正练着。从背影上看着那健美的身躯,那弥漫在整间屋子里的汗味,强烈地刺激着她的感官,她全身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扑过去拥抱他的欲望从身体里向外扩张着。

"你怎么来了,出去吧,我马上洗澡了。"冯涛转身一看是小扬,他放下铁哑铃,取下墙上挂着的毛巾,冷冷地说。

犹如一盆冰水浇到热炭上一样,那冷热碰撞的声响在小扬心中砰然荡开,想好了无数遍见面要说的话,一瞬间了无踪影,她大脑一片空白,呆呆地立在门口。

冯涛想关上门,见小扬那副呆样子,他压抑着心中的不快,放轻了声音。

"你不是要随我去开会吗,你姑父告诉我了,请在外面等着,行吗!"

小扬向后退了两步,看着关上的房门,她有些恍惚地往外走去。她站在大门口,眼前晃动着冯涛那热汗淋漓的身躯,那胳膊上鼓起的充满男性魅力的肌肉。她不在乎冯涛对她的态度和那冰冷的眼神,也不去理会冯涛的感受,她只有一个念头,今生一定要拥有这个男人,她已经痴心若狂。

洗完澡,冯涛拿起电话,他让司机先将小扬带走,说自己还要处理其他事务晚一些去参会。

他又拨通了东春的电话。

"小魔女,今晚天堂做客。"电话那头回应的是一声亲吻,他两眼放着亮光,穿好衣服,快步矫健地走出门去。

在台胞联谊会上,冯涛的外交手腕和出色的亲和力征服了在座的所有人,他热情洋溢地代表省委省政府向已投资本省城市建设项目的台商表示感谢和祝贺,希望更多的台胞回大陆置身于国内的经济建设中来。最后他为大家清唱了一曲《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充满激情的磁性男中音让在座的人们听得如醉如痴,特别是女人们,当下一位六十多岁的女台胞就拉住统战部长打听冯涛的婚姻状况,在得知冯涛还处于未婚时,立即拨通了远在美国的未婚女儿的电话。这位资产过亿的台湾女企业家除了看好国内的经济发展势头,还看好了这位才貌双全的政府官员。拿着相机的小扬,照了多少张照片她数不清了,她只把镜头对着冯涛,身边的一切她听不见,看不见。她觉得自己完全傻掉了。

26

华源这段成了铁杆股民,每天电视里的股市行情频道让他一人独占了。他坐在沙发上紧张地看着股市行情频道,女儿娟娟走过来拿起遥控器按一下,电视屏幕换成了动画,华源一回头一把抓过去:"你别在这儿捣蛋,一边去吧。"他大声地呵斥着,把频道按回去。

"妈,妈妈,爸爸又不让我看电视。"娟娟冲着里屋喊了起来。

"看你,自己炒股吧这么用心还说得过去,你给单位炒,赚了钱你能拿几个。"东平不高兴地嘟哝着,"你懂什么呀,搞好了这是政绩,搞不好我可就要上吊了。"

华源眼睛盯着屏幕,他心里从把钱划到宋潮那儿起就没有踏实过。对做投机生意他认为风险太大,可当张副市长提出用财政厅划拨下来的财源资金去炒股,等元旦过后赚一笔再下划的方案被市里几位领导同意,并落实由他负责操作后,他就没有睡过一天踏实觉,两个多月下来,人整个瘦了一圈。国庆过后股市仍然飚升看涨,可华源总觉得会一觉醒来股市一泻千里。怎么也撑不到元旦,终于他忍耐不住了。

"姐夫,我想将市政府那一千万拆回来。"华源给宋潮打电话。

"你疯了,行情这么好,你们买的股票已经涨了三分之一了。"宋潮在电话那头说。

华源心里一算计,三分之一就是说每股十元已变成了十三多元,那一千万元不就赚了三百多万元了吗。

"就这么办吧,你赶快给我抛出去,把钱尽快划回来,这是财政下拨的财源资金,听说最近省里要资金大检查,我怕被撞上。"华源找着借口。

"嘿,你呀,一辈子谨小慎微,好,算了,就这样吧。"宋潮那头挂上电话。

华源一下子觉得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瘫坐在沙发上,两个多月的紧张一下子松弛下来,他终于觉得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片刻,他抓起电话。

"张副市长吗……"

上班后,在张副市长办公室,华源被骂得狗血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