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边囤船上的渔火酒家,王经理乐颠颠地跑上跑下地张罗着。

"纪大姐,快请,张庭长他们都已经到了。"看到东春上了囤船跳板,王经理老远就喜笑颜开。

"我们今天是沾你的光哟。来,功臣,我先敬你一杯。"张平拿起啤酒给东春倒上。

"王经理,罚他一杯,得了好还不领情。"东春擂了张平一拳。

"我可是真心请你们,都是我的座上宾,张庭长这话说得,罚,该罚。"王经理笑着说。

"这次我们法院可是绝大部分人都成了你的保户了。受我这老同学的影响现在我都已经成了业余保险宣传员了,其实这人寿保险真的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前家后家的孩子们都让我动员办了保险,我给院长也说通了,让单位给每个干警办两份意外险。"张平边吃边对王经理说着。

"现在我国的人寿保险刚刚起步,险种是少了点,不过会很快的,用不了几年就会和现在的商业银行一样,诸侯割据。我国人口那么多,保险市场这块蛋糕大着呢,没准将来国外的保险公司还会杀进来分杯一羹呢。"东春说。

"别说国外的,用不了多久国内就会呼啦啦冒出一堆来呢。上头已经有点风声了。"王经理说。

"这是好事,市场经济嘛,有竞争才有发展。就你们现在几家多没意思。"

"那一盘好菜伸手的多了也不是好事,特别是还没有个规距的时候,会乱套的。"

"没关系,同业竞争,有序发展,相信会有相关行业法规出台的。你以为我们人民银行一天天眼睛盯着你们各家金融机构干什么,就是了解掌握宏观调控措施的微观执行效果。"东春说。

"我舅子也要给孩子办两份。明天我带他过来。"小胡说。

"好,好,我上门去办也可以。"王经理说。

"你们是不是可以找商业银行协商一下,代收保费,让保户自己到银行开户交钱后拿回单到保险公司上账办手续,这样就会杜绝保费滞留的事发生。"东春说。

"那样当然好,但商业银行未必愿意,麻烦得很。"

"有什么麻烦的,又不是让他们白干,你们双方在费用上协商好就是,现在国内银行业的中间业务占比太少,前阵子我调查了一下才13%,大力发展这块业务是今后我国银行业的发展方向呢。"东春说。

第23-24节

23

贾仁坐在沙发上,拿着信仔细地看着,对面坐着的年轻人,看上去挺老实本分,怎么也不像是曾经拥有几十万家资,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烟草走私犯。

"哦,你是于承天介绍的,我当然要关照,他在里边好吗?"贾仁漫不经心地问。

"还行,于大哥义气,再说有这个在里面吃不了亏。"年轻人搓搓手指。

"听说要判无期,唉,你们这行里面的一代枭雄啊,就这么完了。"贾仁惋惜地叹口气。

"干我们这个的,一犯事儿,自己全得杠了。决不乱咬人,要不出来就没法混了。里头也没有人给你活动,也没人罩你。"

"我知道你们的规矩,说吧,你想贷多少。"

"五十万吧,俩月就行。"

"安全吗,可别出事,我这可是信贷资金。"

"风声已经过了,于大哥是砍竹子遇节节,赶上全国统一严打行动,在新疆落地被人赃并获,听说走水的小子一星期后就被灭了。我这是小儿科,利润低,风险也低。"年轻人看着贾仁,显得有些结巴地说着。

"好吧,你后天来拿钱。"

"那我这就告辞。"

贾仁拿起电话。

"李行长吗?你办个五十万的贷款,三个月的短贷,你亲自送过来好吗?到我家,还有好事和你商量。"

贾仁放下电话,稍顷,又拿起来。

"吴经理,期货的事我这边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哦,星期六-文化茶楼-,行,行,好,好。"

茶楼拐角的小雅间,茶艺师正在沏茶。

"哎呀呀,你们可是真会找地方,这茶道我这当过兵的大老粗可是不懂,还有这么多名堂。"贾仁看着茶艺师的表演发着声。

"这是一门艺术,你看她的手势,纤纤玉指呵,多么优美,看这凤凰三点头,动作是多么流畅,每次到这来喝茶,那都是一种享受。美呵,茶不醉人人自醉。"吴波一副儒雅学士的姿态,故作高雅。

"小姐,能给我来只大盅吗。"贾仁叫喊着。

看着没有任何反应的茶艺师,贾仁又想出声,让宋潮给制止了。

"你别扫吴经理的雅兴好不好,等人家弄完了再说吧,你再嚷嚷也没用,她听不见的。"宋潮小声地说着。

说话间,茶已沏完,茶艺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退到一旁坐下,吴波用手势和她比划一阵,她起身出去。

"你这是和她比划什么呀?"贾仁莫名其妙地询问。

"吴经理刚才是用手语和她说话叫给你拿只大茶杯。"宋潮解释着。

"哦,那丫头是个哑巴。"贾仁恍然大悟,拍着脑袋。

茶艺师拿来一只大茶杯,从茶壶里倒好茶端起来,递给了贾仁,他接过来迫不及待地一仰脖喝了个精光。

"你这哪叫品茶,你这叫牛饮。"吴波一副不屑的表情说着,宋潮一旁扑哧一下笑了起来。茶艺师又想给倒上,吴波用手势告诉她不用管了,她退到了旁边。

"什么哑巴,人家是聋哑人。"宋潮对贾仁翻了一下白眼。

"哟呵,怪不得找这么个地儿,可以随便咧咧,有人伺候端茶倒水,还不怕人听见。"贾仁这下才算是全搞懂了。

"哎呀呀,各位,对不起,来迟,来迟。"李行长推门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