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就看着办,你和外地的企业签的合同,哪个吃饱了还跑到那边去给你核实你是不是买了东西呀。你把对方勾兑好,不要整穿帮,钱弄出来你做啥子要不得,最长可以办九个月,你要周转几个来回了,只要按时还回来就行。"

"哎呀我的好老表呵,亲老表,你硬是玩得转,又跟你学一招。"曾厂长眉开眼笑起来。

"拉起。"贾仁又开始收线。

"又是一双,这鱼咋个光吃你的钓,我这里半天泡都不冒一个。"

"你没见我钓起的净是母鱼呀,你个出了名的趴耳朵只有公鱼才敢吃你的钓。"贾仁打趣起曾厂长来。

第21-22节

21

省人民银行外管处长王选给妻子买好裘皮大衣,让司机先回宾馆自己到古玩市场转了一圈,这是他每次出差的必游之处,他沉迷于收藏已有好几个年头了,当初他第一次接受外贸用汇企业的馈赠就是一对宋代均窑的花瓶。原本不起眼的东西,只是红底描金龙的图案他觉得还算喜庆。也没当回事,放在客厅电视机旁当花瓶使着。当春节来临,老婆买回腊梅枝他盛上水插上,倒也给屋子里增添了一点鲜活清香的气氛。直到证券公司工作的同学小高来家,看到后大呼糟蹋,说是宋代均窑的宝贝,现在要找这样成对的东西有多难。把插的花一把扔掉,倒了水,翻过来看款识,说一定是什么官窑正宗货,要值多少云云。王选这才重视起来,他找行家一打听,才得知这对花瓶的价值能抵他几年工资了。自此他开始关注收藏这一行来。两年下来,可真是学了不少东西,从书画到陶瓷、红蓝宝石、玉石、牙雕,他也就会了一些三脚猫的眼力。由此也结识了不少藏友,渐渐地自己的藏品开始丰富起来,在市郊买新房时他专为自己装饰了一间收藏室。这次来北京出差,他出发前就打定主意要到北京的古玩市场好好转转。

走在琉璃厂的小街上,一间挨一间的店铺,散发着霉味和熏香混合的气息,在荣宝斋买了两幅画后,他走进了卖古玩杂件的店铺。王选是久闻这条不起眼的小街历来显赫的名声,老北京的缩影,承载着历史的沧桑。那些个藏友到此一游过的显摆得眉飞色舞,他没有少听他们提起过。可而今到这地面上来了,王选不觉得有什么心动的感觉,只有刚才荣宝斋还像有那一股高雅之气。这些古玩店铺一个个像有股棺材味似的,暗淡的光线照着那些懒洋洋的掌柜,也许是故意制造出的这种气氛吧,有的地方一进来连着十几家铺面,除了橱窗里的灯光照着那些各式各样的从坟墓里掏出来的东西,屋子及过道都光线不强。王选觉得好像钻进了墓坑一样,虽有宝贝的诱惑,但还是有些精神压抑,王选不喜欢这种气氛。他走马观花似的看了一下赶快跑到街上。

迎面走来两个外国人,用生硬的中文向他问路,他听懂了他们要去荣宝斋。

"就在那里。"他用身往身后一指。

"谢谢。"外国人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致着谢。

"真的邪门,这破地方有什么看头。"王选自语着,他又想也许是自己的道行不够,看不到这霉味下面隐藏的精妙吧。哼,要什么我自己才不来淘哩,自有人送上门的,他想起这几年的进项,那些企业要想在结汇用汇上占便宜,他没少沾水。想着自己这几年里置下的家业及收藏,王选心里的成就感就又冒出来。可人往往有了好东西总想显摆、炫耀,但王选收藏室的东西却从来不敢给任何人看,老婆孩子都不行。休闲下来,在那屋中的躺椅中一伸脚,手里随手拿过一件把玩。都是价值连城的货,只有在这时,王选心中有那么一丁点有宝不能显摆的遗憾。

王选拿过紫檀木架上的那根尺把长的牙雕,细细地抚摩把玩,这是根罕见的血牙雕。所谓血牙,即是大象活着的时候,不小心弄断了牙齿,血液残留在了象牙里,使象牙呈白里透红的颜色,随着年代的久远出土后那一半表面的皮壳已显现风化的龟纹,但另一半却是栩栩如生地一幅二龙戏珠的浮雕图案。典型的清中期龙图特征。那两条龙具有强烈的立体感的胡须和芝麻大的黑眼珠最为传神,让人联想到画龙点睛这句成语的来由,那颗龙珠镶嵌的是一块上好的红珊瑚。王选曾找资深藏友鉴赏过,说是金沙出土后工雕刻。王选不解其意,行家就给他解释,说是在清中期时金沙出土的幼象牙。工匠在上面做的工艺,然后作为摆件流传至今,是独一无二难得的珍品,够得上国家珍贵文物级了。王选爱不释手,这是市外贸企业申请用汇额度时给他进的贡,当时的情景,一年多过去了王选仍记忆犹新。

下班已回到家中的王选,接到市妮亚斯有限公司财务处申处长的电话,邀请他到临江大酒店顶层伴月轩一聚,他推辞着,但对方执意恳请,王选还是去了。

临江大酒店顶层的伴月轩是一间墙体与屋顶一体的半球型透明的雅间,自从临江大酒店建成营业开始,这里就是这座城市最上档次的聚会之处。特别是在夏秋季节,这里常常是提前一星期就预定完毕。在皓月如盘,繁星满天的夜晚,一按安装在沙发扶手上的开关,球型的屋顶便可开启,整间屋子就成了一个大露台。在这里观星赏月,宽大的沙发周围房间的四处布满星星点点闪烁的小地灯,双层玻璃茶几上的荷花水盘里放着星形蜡烛,使人仿佛身处浩渺的宇宙之中,那种让人心旷神怡的感觉,领略过的人无不留连忘返。不少情侣的定情之夜都选在这里,当然也有因公接待的公干之事。此刻的王选是第二次来。不同的是上次是陪上级领导,这次自己是主角,而且是对方想四脚下地巴结的财神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