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场同前。宫中另一室

麦克白夫人及一仆人上。

麦克白夫人

班柯已经离开宫廷了吗?

仆人

是,娘娘,可是他今天晚上就要回来的。

麦克白夫人

你去对王上说,我要请他允许我跟他说几句话。

仆人

是,娘娘。(下。)

麦克白夫人

费尽了一切,结果还是一无所得,我们的目的虽然达到,却一点不感觉满足。要是用毁灭他人的手段,使自己置身在充满着疑虑的欢娱里,那么还不如那被我们所害的人,倒落得无忧无虑。

麦克白上。

麦克白夫人

啊!我的主!您为什么一个人孤零零的,让最悲哀的幻想做您的伴侣,把您的思想念念不忘地集中在一个已死者的身上?无法挽回的事,只好听其自然;事情干了就算了。

麦克白

我们不过刺伤了蛇身,却没有把它杀死,它的伤口会慢慢平复过来,再用它的原来的毒牙向我们的暴行复仇。可是让一切秩序完全解体,让活人、死人都去受罪吧,为什么我们要在忧虑中进餐,在每夜使我们惊恐的恶梦的谑弄中睡眠呢?我们为了希求自身的平安,把别人送下坟墓里去享受永久的平安,可是我们的心灵却把我们磨折得没有一刻平静的安息,使我们觉得还是跟已死的人在一起,倒要幸福得多了。邓肯现在睡在他的坟墓里;经过了一场人生的热病,他现在睡得好好的,叛逆已经对他施过最狠毒的伤害,再没有刀剑、毒药、内乱、外患,可以加害于他了。

麦克白夫人

算了算了,我的好丈夫,把您的烦恼的面孔收起;今天晚上您必须和颜悦色地招待您的客人。

麦克白

正是,亲人;你也要这样。尤其请你对班柯曲意殷勤,用你的眼睛和舌头给他特殊的荣宠。我们的地位现在还没有巩固,我们虽在阿谀逢迎的人流中浸染周旋,却要保持我们的威严,用我们的外貌遮掩着我们的内心,不要给人家窥破。

麦克白夫人

您不要多想这些了。

麦克白

啊!我的头脑里充满着蝎子,亲爱的妻子;你知道班柯和他的弗里恩斯尚在人间。

麦克白夫人

可是他们并不是长生不死的。

麦克白

那还可以给我几分安慰,他们是可以伤害的;所以你快乐起来吧。在蝙蝠完成它黑暗中的飞翔以前,在振翅而飞的甲虫应答着赫卡忒的呼召,用嗡嗡的声音摇响催眠的晚钟以前,将要有一件可怕的事情干完。

麦克白夫人

是什么事情?

麦克白

你暂时不必知道,最亲爱的宝贝,等事成以后,你再鼓掌称快吧。来,使人盲目的黑夜,遮住可怜的白昼的温柔的眼睛,用你的无形的毒手,毁除那使我畏惧的重大的绊脚石吧!天色在在朦胧起来,乌鸦都飞回到昏暗的林中;一天的好事开始沉沉睡去,黑夜的罪恶的使者却在准备攫捕他们的猎物。我的话使你惊奇;可是不要说话;以不义开始的事情,必须用罪恶使它巩固。跟我来。(同下。)

第三场同前。苑囿,有一路通王宫

三刺客上。

刺客甲

可是谁叫你来帮我们的?

刺客丙

麦克白。

刺客乙

我们可以不必对他怀疑,他已经把我们的任务和怎样动手的方法都指示给我们了,跟我们得到的命令相符。

刺客甲

那么就跟我们站在一起吧。西方还闪耀着一线白昼的余辉;晚归的行客现在快马加鞭,要来找寻宿处了;我们守候的目标已经在那儿向我们走近。

刺客丙

听!我听见马蹄声。

班柯

(在内)喂,给我们一个火把!

刺客乙

一定是他;别的客人们都已经到了宫里了。

刺客甲

他的马在兜圈子。

刺客丙

差不多有一哩路;可是他正像许多人一样,常常把从这儿到宫门口的这一条路作为他们的走道。

刺客乙

火把,火把!

刺客丙

是他。

刺客甲

准备好。

班柯及弗里恩斯持火炬上。

班柯

今晚恐怕要下雨。

刺客甲

让它下吧。(刺客等向班柯攻击。)

班柯

啊,阴谋!快逃,好弗里恩斯,逃,逃,逃!你也许可以替我报仇。啊奴才!(死。弗里恩斯逃去。)

刺客丙

谁把火灭了?

刺客甲

不应该灭火吗?

刺客丙

只有一个人倒下;那儿子逃去了。

刺客乙

我们工作的重要一部分失败了。

刺客甲

好,我们回去报告我们工作的结果吧。(同下。)

第四场同前。宫中大厅

厅中陈设筵席。麦克白、麦克白夫人、洛斯、列诺克斯、群臣及侍从等上。

麦克白

大家按着各人自己的品级坐下来;总而言之一句话,我竭诚欢迎你们。

群臣

谢谢陛下的恩典。

麦克白

我自己将要跟你们在一起,做一个谦恭的主人,我们的主妇现在还坐在她的宝座上,可是我就要请她对你们殷勤招待。

麦克白夫人

陛下,请您替我向我们所有的朋友们表示我的欢迎的诚意吧。

刺客甲上,至门口。

麦克白

瞧,他们用诚意的感谢答复你了;两方面已经各得其平。我将要在这儿中间坐下来。大家不要拘束,乐一个畅快;等会儿我们就要合席痛饮一巡。(至门口)你的脸上有血。

刺客甲

那么它是班柯的。

麦克白

我宁愿你站在门外,不愿他置身室内。你们已经把他结果了吗?

刺客甲

陛下,他的咽喉已经割破了;这是我干的事。

麦克白

你是一个最有本领的杀人犯;可是谁杀死了弗里恩斯,也一样值得夸奖;要是你也把他杀了,那你才是一个无比的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