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媪

他们正在抚着提伯尔特的尸体痛哭。你要去看他们吗?让我带着你去。

朱丽叶

让他们用眼泪洗涤他的伤口,我的眼泪是要留着为罗密欧的放逐而哀哭的。拾起那些绳子来。可怜的绳子,你是失望了,我们俩都失望了,因为罗密欧已经被放逐;他要借着你做接引相思的桥梁,可是我却要做一个独守空闺的怨女而死去。来,绳儿;来,奶妈。我要去睡上我的新床,把我的童贞奉献给死亡!

乳媪

那么你快到房里去吧;我去找罗密欧来安慰你,我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听着,你的罗密欧今天晚上一定会来看你;他现在躲在劳伦斯神父的寺院里,我就去找他。

朱丽叶

啊!你快去找他;把这指环拿去给我的忠心的骑士,叫他来作一次最后的诀别。(各下。)

第三场同前。劳伦斯神父的寺院

劳伦斯神父上。

劳伦斯

罗密欧,跑出来;出来吧,你受惊的人,你已经和坎坷的命运结下了不解之缘。

罗密欧上。

罗密欧

神父,什么消息?亲王的判决怎样?还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不幸的事情将要来找我?

劳伦斯

我的好孩子,你已经遭逢到太多的不幸了。我来报告你亲王的判决。

罗密欧

除了死罪以外,还会有什么判决?

劳伦斯

他的判决是很温和的:他并不判你死罪,只宣布把你放逐。

罗密欧

嘿!放逐!慈悲一点,还是说“死”吧!不要说“放逐”,因为放逐比死还要可怕。

劳伦斯

你必须立刻离开维洛那境内。不要懊恼,这是一个广大的世界。

罗密欧

在维洛那城以外没有别的世界,只有地狱的苦难;所以从维洛那放逐,就是从这世界上放逐,也就是死。明明是死,你却说是放逐,这就等于用一柄利斧砍下我的头,反因为自己犯了杀人罪而扬扬得意。

劳伦斯

嗳哟,罪过罪过!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知恩德!你所犯的过失,按照法律本来应该处死,幸亏亲王仁慈,特别对你开恩,才把可怕的死罪改成了放逐;这明明是莫大的恩典,你却不知道。

罗密欧

这是酷刑,不是恩典。朱丽叶所在的地方就是天堂;这儿的每一只猫、每一只狗、每一只小小的老鼠,都生活在天堂里,都可以瞻仰到她的容颜,可是罗密欧却看不见她。污秽的苍蝇都可以接触亲爱的朱丽叶的皎洁的玉手,从她的嘴唇上偷取天堂中的幸福,那两片嘴唇是这样的纯洁贞淑,永远含着娇羞,好像觉得它们自身的相吻也是一种罪恶;苍蝇可以这样做,我却必须远走高飞,它们是自由人,我却是一个放逐的流徒。你还说放逐不是死吗?难道你没有配好的毒药、锋锐的刀子或者无论什么致命的利器,而必须用“放逐”两个字把我杀害吗?放逐!啊,神父!只有沉沦在地狱里的鬼魂才会用到这两个字,伴着凄厉的呼号;你是一个教士,一个替人忏罪的神父,又是我的朋友,怎么忍心用“放逐”这两个字来寸磔我呢?

劳伦斯

你这痴心的疯子,听我说一句话。

罗密欧

啊!你又要对我说起放逐了。

劳伦斯

我要教给你怎样抵御这两个字的方法,用哲学的甘乳安慰你的逆运,让你忘却被放逐的痛苦。

罗密欧

又是“放逐”!我不要听什么哲学!除非哲学能够制造一个朱丽叶,迁徒一个城市,撤销一个亲王的判决,否则它就没有什么用处。别再多说了吧。

劳伦斯

啊!那么我看疯人是不生耳朵的。

罗密欧

聪明人不生眼睛,疯人何必生耳朵呢?

劳伦斯

让我跟你讨论讨论你现在的处境吧。

罗密欧

你不能谈论你所没有感觉到的事情;要是你也像我一样年轻,朱丽叶是你的爱人,才结婚一小时,就把提伯尔特杀了;要是你也像我一样热恋,像我一样被放逐,那时你才可以讲话,那时你才会像我现在一样扯着你的头发,倒在地上,替自己量一个葬身的墓穴。(内叩门声。)

劳伦斯

快起来,有人在敲门;好罗密欧,躲起来吧。

罗密欧

我不要躲,除非我心底里发出来的痛苦呻吟的气息,会像一重云雾一样把我掩过了追寻者的眼睛。(叩门声。)

劳伦斯

听!门打得多么响!——是谁在外面?——罗密欧,快起来,你要给他们捉住了——等一等!——站起来;(叩门声)跑到我的书斋里去——就来了!——上帝啊!瞧你多么不听话!——来了,来了!(叩门声)谁把门敲得这么响?你是什么地方来的?你有什么事?

乳媪

(在内)让我进来,你就可以知道我的来意;我是从朱丽叶小姐那里来的。

劳伦斯

那好极了,欢迎欢迎!

乳媪上。

乳媪

啊,神父!啊,告诉我,神父,我的小姐的姑爷呢?罗密欧呢?

劳伦斯

在那边地上哭得死去活来的就是他。

乳媪

啊!他正像我的小姐一样,正像她一样!

劳伦斯

唉!真是同病相怜,一般的伤心!她也是这样躺在地上,一边唠叨一边哭,一边哭一边唠叨。起来,起来;是个男个汉就该起来;为了朱丽叶的缘故,为了她的缘故,站起来吧。为什么您要伤心到这个样子呢?

罗密欧

奶妈!

乳媪

唉,姑爷!唉,姑爷!一个人到头来总是要死的。

罗密欧

你刚才不是说起朱丽叶吗?她现在怎么样?我现在已经用她近亲的血玷污了我们的新欢,她不会把我当作一个杀人的凶犯吗?她在什么地方?她怎么样?我这位秘密的新妇对于我们这一段中断的情缘说些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