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修总裁官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保上书房总师傅文渊阁领阁事翰林院掌院学士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国史馆总裁官武英殿大学士管理兵部事务加十三级纪录十四次臣贾桢藁本总裁官经筵讲官太子太保文渊阁领阁事武

英殿总裁官教习庶吉士体仁阁大学士管理户部三库事务管理刑部事务加二十三级纪录十六次臣周祖培总裁官太子少保管理内繙书房事务对引大臣军机大臣镶蓝旗满洲都统户部尚书管理三库事务加四级随带加五级纪录十二次臣宝鋆总裁官经筵讲官弘德殿教习清文谙达上书房总谙达国史馆总裁官正蓝旗蒙古都统礼部尚书管理太常寺鸿胪寺事务加二级军功加四级随带加八级纪录五次臣倭什珲布等奉敕修  

道光三十年。庚戌。三月。癸巳朔。上素服诣太和门。恭阅大行皇太后尊谥册宝。行礼毕。还圆明园。诣绮春园。更缟素。恭候册宝至。上诣大行皇太后几筵前行礼。恭献册宝。册文曰。道协坤元。树壸仪而着范。化均羲曜。襄祖烈以垂模。严对越之鸿名。虔伸玉策。仰肃雍之懿行。彩焕璆函。钦惟皇祖妣大行皇太后。华阀钟祥。椒涂正位。兰殿表安贞之度。璇闱式敦厚之型。含章而德懋徽柔。体顺而仪昭光大。躬节俭以彰令则。深宫成浣濯之风。本恺悌以布鸿庥。寰海溥仁慈之化。回疆厎绩。胪欢特晋乎徽称。寿<宀禹>延厘。介福叠膺夫庆典。惟令德常绵茀禄。秩祜无疆。宜慈躬益懋升恒。扬庥未艾。何升遐之忽遘。竟攀恸以难追。率土均哀。重闱永隔。缅思芳矩。仪范如亲。仰溯遗规。显扬莫罄。用推原于百行。孝思徵不匮之忱。更阐实于千秋。和气乃致祥之本。集佥言而咸翕。垂万<衤异>以无穷。谨奉册宝。上尊谥。曰孝和恭慈康豫安成应天熙圣睿皇后。于戏。镂赤文而衍庆。宜特隆冠古之声。镌华玉而扬芬。庶稍展追崇之悃。伏冀慈灵默佑。祝贶式凭。宝箓常新。等球图而并重。隆名罔极。与日月以齐昭。祗备崇仪。茂昌景祚。谨言。  

○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遣官祭先蚕之神。  

○以都察院左都御史柏葰、为兵部尚书。  

○以正黄旗满洲副都统惠丰、为正蓝旗汉军都统。  

○赠故兵部尚书保昌、太子太傅。予祭葬。谥敬僖。  

○甲午。上诣正大光明殿几延前。供奠。  

○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以恭上孝和睿皇后尊谥礼成。颁诏天下。诏曰。朕惟坤贞示范。琼闱协厚德之承。履顺诒庥。镜海仰隆名之着。缅含宏于壸掖。竹荫垂慈。阐懿媺于家邦。葛覃溥化。惟至行为宫庭所重。斯徽音与宇宙同流。钦惟皇祖妣孝和皇后。德式肃雝。教敷柔顺。仪天下而为大母。共戴尊亲。合宫中知有圣人。咸深俨恪。俭能养德。淳风洽自编茅。敬以持躬。雅化彰于保艾。燕翼之源流既远。鸿基之矩矱常存。溯自皇考大行皇帝。膺图已纪卅年。娱志直如一日。尘清函夏。赖厚祜以帡幪。园侍绮春。迓欢心于尊养。兰馐表洁。欣禹甸之昇平。椒殿怡神。备箕畴之福寿。靖边陲而特崇懿号。祝纯嘏而叠播宏庥。庆典频颁。晋隆称于一十二字。洪厘懋集。介繁祉于亿万千龄。慈恩冀自此引长。前史真罕有伦比。讵意春晖顿隔。徒留遗慕于璇闺。爱景难追。遽痛归神于珠阙。企深仁而同符高厚。审上谥而莫罄推崇。于道光三十年正月初五日。奉皇考大行皇帝谕旨。恭上尊谥。称曰。孝和恭慈康豫安成应天熙圣睿皇后。性成至孝。芳型聿焕夫黄裳。德蕴太和。雅范允贻于彤管。当先帝摅诚之日。凤綍将宣。洎冲人嗣统之时。鸿慈可溯。是用恪修钜典。谨择良辰。祗告天地宗庙社稷。于三月初一日。率诸王、贝勒、文武群臣。恭奉册宝。上尊谥。曰孝和恭慈康豫安成应天熙圣睿皇后。仁徽丕着。抚报本而思深。圣善孔彰。念追崇而志肃。孝既隆夫不匮。慎守诒谋。福惟衍以无疆。永资遗泽。既展加尊之礼。宜推锡类之仁。所有应行事宜。开列于左。一、历代帝王。及先圣先贤陵墓所在。地方官随时察看。酌量修葺守护。一、内外大小各官。除现在品级。从前已得封赠外。其升级改任者。着照新衔封赠。一、满汉孝子顺孙。义夫节妇。该管官咨访确实奏闻。礼部核实旌表。一、贡监生在监肄业者。免坐监一月。一、在京、各省军流以下人犯。分别减等发落。一、各省养济院。所有鳏寡孤独。及残疾无告之人。有司留心养赡。一、穷民无力营葬。并无亲族收瘗者。地方官择地。多设义冢掩埋。毋使暴露。于戏。女中尊尧舜之称。光昭万国。域内景姒任之德。誉重千秋。布告中外。咸使闻知。  

○以吏部左侍郎花沙纳、为都察院左都御史。调兵部左侍郎瑞常、为吏部左侍郎。工部左侍郎恩华、为兵部左侍郎。礼部右侍郎广林、为工部左侍郎。以内阁学士瑞麟、为礼部右侍郎。  

○转京营右翼总兵福济、为左翼总兵。以吏部左侍郎瑞常、兼右翼总兵。  

○调正黄旗蒙古副都统丰伸、为正黄旗满洲都统。以刑部右侍郎恒春、兼正黄旗蒙古都统。  

○改派兵部右侍郎庆祺、知贡举。  

○乙未。上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御史文光奏、特交查议事件、未据覆奏、恐各省相率效尤等语。奉天没沟营、田庄台等处。为粮商囤聚之所。有匪徒把持行市。设立私斗。前经奉旨交该将军等、查议裁汰。已逾一年之久。未据确实覆奏。实属延缓。着该将军等、迅将如何缉私纳课之处。遵照前旨据实具奏。并将该御史所指、串通关役、私放偷漏之水经纪。及报船店各匪犯。按名拏获。从严究办。毋再玩延。至各直省、有前经奉旨交查事件。含混积压。不行覆奏者。着各该督抚。迅即详查具奏。毋稍稽延。致滋咎戾。将此通谕知之。  

○又谕、御史黄兆麟奏、急筹三事一摺。保甲为弭盗要务。无如积久生玩。有司视为虚文。大吏置之不问。乡保甲长。既不得其人。盘查守御。诸法废弛。甚至窝藏匪类。句引奸宄。是安民适所以害民。不可不急思整顿。着各直省督抚、严饬各州县、力复旧章。实心办理。并饬该管各官、随时巡查。毋少疏懈。傥有抢劫、及教匪各案。即将州县官从严参处。至社仓广建。尤为备荒善政。果能劝导有方。绅富亦乐于输纳。着饬各州县、按照里数。酌设社仓。劝令富民捐输米石。以备积储。断不可令胥吏经手。致滋弊端。傥能办有成效。准其将捐输姓名。奏请议叙。各省营务。捍御攸资。若如所奏、操防训练。视为具文。提镇参游。役使兵丁。发饷克扣。种种弊端。废弛已极。着各督抚提镇、严率所属。实力操防。严除积弊。毋稍瞻徇。各省大吏。受皇考简任重恩。安民养民。及武备各要务。宜如何悉心经画。核实认真。以图报称。经此次晓谕之后。傥仍奉行故事。有名无实。除将该地方文武各员从重惩治外。定将该督抚提镇。一并严惩不贷。勿谓言之不早也。将此通谕知之。  

○大学士潘世恩、因病赏假。命大学士卓秉恬、署管理户部事。  

○丙申。上诣正大光明殿几筵前、供奠。  

○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协办大学士陕甘总督琦善、以大行皇帝升遐。奏恳节哀。沥陈下悃。得旨。尔惟于陕甘弊政。实力整顿。破除情面。痛改积习。尤须慎尔廉隅。慎终如始。庶不负皇考再造之恩。未有已不正而能正人者。勉之慎之。  

○丁酉。上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御史陈枚、奏称病民积弊一摺。课吏之法。以去害民者为先。各省漕务积弊。久经禁革。如该御史所奏、州县不恤民困。多有借催科为朘削者。当此整饬庶政之时。该督抚首当痛戒属员、务各湔除锢习。毋得浮收勒折。与小民升斗相争。至盐法先在恤商。若以招商病民。势必望风退避。于国课殊有关系。非大吏秉公核办。将何以整肃鹾纲耶。其尤为害民者。莫如纵蠹纵贼两端。若不明查暗访。将贪劣玩纵之员严参。民何以安。如有吏役把持公事。以及盗贼窝薮。着各督抚实力惩办。不得因循玩忽。自干咎戾。将此通谕知之。  

○谕军机大臣等、有人奏、山东日照县知县黄虎臣、侵用官项。百计聚敛。诸城县知县何堂、藉案索诈。赃私累累单县知县徐麟。滥用非刑。串通讳盗等语。若如所奏。各该员贪酷昭着。以牧民之官。竟致民不聊生。可恨已极。陈庆偕甫经到任。无所用其回护。着即按照所参各款。严密查明。悉心讯究。按律定拟具奏。傥稍涉徇纵。致有不实不尽。山东距京甚近。经朕访闻。或别经发觉。不难另派大员。前往查办。该抚彼时代人受过。身罹重咎。不惟无以对朕。其何以对山东官民耶。懔之。原片着钞给阅看。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有人奏、贵州苗匪肆劫。上年十二月闲。有云南举人王湜等九人。同行至黄平州。遇苗匪百余人。持械拦劫。银物一空。家丁人夫。并皆身受械伤。实缘近年黔省苗匪。纠聚愈多。不但商民时被劫杀。且有焚掠乡村。氵㸒掳妇女之事。大吏意存消弭。州县瞻徇不理等语。若如所奏。贵州地居窎远。苗匪抗官藐法。扰害闾阎。莫此为甚。着乔用迁接奉此旨。迅饬文武员弁。按照所奏情节。严密侦缉。务期赃贼并获。大加惩办。其有聚众滋事。难以理喻者。并着设法解散。勿令养痈贻患。傥延案不办。仍致抢掠肆行。即将办理不善之地方官。从严参惩。断不准姑容取咎。懔之慎之。原摺着钞给阅看。将此谕令知之。  

○戊戌。上诣正大光明殿几筵前、供奠。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谕军机大臣等、乔用迁驰奏、湖南匪徒、窜偪黔境、严饬堵剿一摺。此次湖南逆匪滋事。先已窜往广西。经该处兵弁、奋力追击。随即折回楚境。往来奔突。旋复窜偪黔省。叠经降旨。饬令该抚调集官兵。分投截剿。兹据奏称、探闻匪徒逃窜。偪近黎平府属。又据裕泰飞咨。贼厝自怀远之葫芦江过渡。窜入贵州地界。业经调派兵勇。分防要隘。并筹备应需兵糈。自不致有疏虞。惟该省山丛路险。苗蛮杂处。一经逆匪窜入。必致句结蔓延。为患匪浅。着乔用迁、严饬将弁、务于毗连要隘处所。密加巡防。傥遇贼匪奔窜。即着亲督兵勇。不分畛域。奋力歼除。总期匪踪净绝。疆圉肃清。方为不负委任。将此谕知乔用迁、并谕令秦钟英知之。  

○以大学士卓秉恬、为会试正考官。吏部尚书贾桢、都察院左都御史花沙纳、兵部左侍郎孙葆元、为副考官。  

○己亥。上诣绮春园迎晖殿孝和睿皇后几筵前、供奠。  

○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调广东高州镇总兵官余万清、为四川川北镇总兵官。  

○庚子。上诣正大光明殿几筵前、供奠。  

○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以工部尚书杜受田、兼署吏部尚书。  

○辛丑。上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本日据裕泰由四百里驰奏、官兵获胜、贼势穷蹙、现在催兵分剿一摺。据称本年二月十三日。贼匪窜至靖州哨团地方。经护提督孙应照、派令千总哈心发等。带领兵勇。枪械兼施。歼毙多名。并生捦伙匪吴志全等三名。十六日夜。追至大石桥地方。击毙贼党二十余人。生捦谢安南等十五人。游击李英等。于十九日。驰抵地平。突有贼匪四千余人。分作二队。扑拥前来。我兵两路夹攻。贼始大溃。共计轰毙贼众、五百余名。现在贼多逃散。势甚穷蹙等语。该逆等始踞城池。抗拒官兵。继复肆行窜扰。屡戕官弁。殊堪痛恨。现在我兵既获胜仗。正可乘此机会。大振军威。翦除党与。迅将首要各犯。尽数追剿。其胁从之人。傥只随行。并无助虐这事。务当讯明解散。如有将胁从老弱。割级献功。反致正贼漏网。一经发觉。定将冒功之人治罪。至剿办初次得手。尤须倍加小心。断不可因偶获胜仗。稍涉骄惰。其粤黔两处防堵。亦勿稍形弛懈。总期同心戮力。将贼百克日荡平。以靖边圉而安黎庶。将此通谕知之。  

○谕军机大臣等、本日据户部遵议陆建瀛奏、淮鹾兴利除弊一摺。据原拟各条。如按旧科则。酌减外费。酌复额引。加带乙盐。均以轻成本而恤疲商。永禁整轮。核实岸费。以及删除繁文。务归简易。亦与从前奏案相符。至改捆盐包。以剔除弊混。分年批补。以调剂灾商。均属妥协。已依议行矣。惟分岸运销一层。水贩领照之后。不由地方文武员弁稽查。能否不致越界侵灌。有碍邻省引地。且改运九江。已寓行票之意。如何杜绝奸商。不令诡名领票。致盐引虚悬。回课无出。事穷则变。固不能拘泥旧章。而创始之时。必须熟筹全局。为可大可久之计。其纲食科则。请归一律。官定场价、以免居奇两条。亦皆议改章程。有无窒碍。殊难悬揣。该督身膺重寄。当国用支绌之时。独能不避嫌怨。力筹整顿。于淮鹾疲极之秋。筹补偏救弊之策。但于此三层。果否确有把握。可以久行无弊。并如何严禁灶私。均未据切实指陈。着该督博采旁咨。秉公妥议具奏。又户部片奏、裁费为救弊要着。淮南与汉岸。必须相助为理。设再任不肖官吏。藉词击肘。相率阻挠。是名为革除浮费。而仍托诸空言。安望日有起色。着陆建瀛。咨商各该督抚。不分畛域。督饬所属。实力会办。务须破除情面。不顾己私。一洗向来恶习。是为至要。前据给事中曹履泰奏、请复窝单。以符旧制。并陈利弊八条一摺。于现在办理情形。有无可以采择之处。着钞给阅看。该督肩此钜任。责无旁贷。朕深加倚赖。惟当坚持定力。认真办理。中饱之弊。亟应禁革。所论裁减浮费。必不便于贪蠹官吏。傥有掣肘阻挠之员。即行参办。但须着有成效。方为不负委任。设将来并无起色。甚至日见疲敝。朕惟该督是问。将此谕知陆建瀛、并谕令裕泰、王植、费开绶、知之。  

○又谕、有人奏、本年二月初一日。有云南举人罗群书、马长春、黄椿、向丹纶等。于直隶柏乡县之张村。突遇盗匪数十人。执械持刀。抢去银两衣物。并咨文火牌等件。车夫身受重伤等语。该处距京。才八百里。如果似此。剽掠公行。捕务实属废弛。着讷尔经额、即查明饬属严拏贼犯。务获究办。傥该县有纵盗、及讳饰情弊。即着严参。不得颟顸了事。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前因有人奏、贵州苗匪肆劫。当即寄谕该抚。严饬访缉。兹复有人奏称、贵州镇远府属之革夷寨苗匪。以抢劫为事。首匪盘踞寨中。设有头目。该寨为匪等巢穴。有五六百户之多。附近各寨。听其驱使。并制有枪炮器械。分掠乡村。劫杀奸氵㸒。无所不至。经绅耆约甲呈报。地方官畏葸姑容。延宕至今。又片称、滇黔两省之赴试北来者。被苗匪劫去衣服银两。已有九案等语。除暴安良。疆吏之责。果能弭患于未形。何至苗匪肆劫。毫无顾忌。着乔用迁、懔遵前旨。督饬文武员弁、将首从各苗匪。严密购拏。按律惩办。毋令一名漏网。平时藉词经费无出。现当楚匪滋扰。毗连黔界。该抚已筹款调兵。即可以剿楚匪之兵饷。兼为抚黔苗之费用。一举两得。孰便于此。傥该地方文武。剿抚无方。藉词讳饰。但顾目前。不思后患。着即从严参处。乔用迁、受简畀重恩。宜何如激发天良。整顿地方。以图报称。如玩泄从事。致苗匪鸱张。或与楚匪句结煽动。朕惟乔用迁是问。恐不能当此重咎也。懔之。原摺片着钞给阅看。将此谕令知之。  

○贷湖南安乡县修筑堤垸银。  

○壬寅。上诣正大光明殿几筵前、供奠。  

○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前据礼部、遵议皇考大行皇帝圣讳。上一字。拟以灵明字样改避。下一字。拟以安定静康字样改避。今据大学士耆英奏称、天下省郡州县名印。以下一字志祯祥者甚众。四海臣民。藉获嘉休。似可仍遵嘉庆二十五年钦奉谕旨。中间避写一画一撇。与高宗纯皇帝圣讳。下一字。避从止字之命意相合等语。着照所请。所有宫殿庙宇旧名。及各省地名官名。均着毋庸改易。凡奏章文移。遇有援引官殿、地名、宫名、圣讳上一字。即照礼部所拟。以灵明二字恭代。遇下一字。仍遵圣谕。中间避写一画一撇。不从心字。毋庸以安定静康四字代易。非此概不准用。仍应敬避。该部即行通饬。一体敬谨遵行。  

○又谕、通政使罗惇衍所奏甚是。胪陈往迹。勖朕以学。实出自爱君之诚。庶慰朕求谏之心。其奏请保举京员。及广开言路等语。外省司道以下。文武各员。曾降旨令各督抚等保举。以备简用。至在京部院各衙门。例有京察、截取。保送京堂、御史、等官。该臣等、身受皇考重恩。天良具在。断不致有蔽贤之患。着再饬谕在京部院大臣。各举所知。果有品学纯正。才德出众之员。无论京外家居。准其保奏。均俟召对。后再降谕旨。设后来名实不符。或竟犯有奸赃劣迹。惟原保之大员是问。至于督抚提镇学政藩臬。本有言事之责。惟近来率多循例敷奏。于用人行政诸大端。自顾身家。缄默不言。非藉口于整顿不易。即恐众怨归已。均未能剀切直陈。于政体毫无裨益。嗣后各该督抚提镇学政。于政事有关得失者。着据实胪陈。备朕采择。其藩臬两司。亦许各抒所见。密封交本省督抚。代为呈奏。以副朕明目达聪。集思广益至意。将此通谕中外知之。  

○命叶尔羌帮办大臣纯寿、留京。赏前任陕甘总督布彦泰、二等侍卫。为叶尔羌帮办大臣。  

○以两江督标中军副将恩长、为浙江衢州镇总兵官。  

○癸卯。孝贤纯皇后忌辰。遣官祭裕陵。  

○上诣绮春园迎晖殿孝和睿皇后几筵前、行月祭礼。  

○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左副都御史文瑞、奏陈四事。朕详加披阅。所论剀切真挚。深协朕怀。并录进乾隆元年。左都御史孙嘉淦、三习一弊疏。其论为君之道。洵属切直精深。堪为听言临政之助。台端为言路表率。文瑞、首进谠言。朕虚怀纳受。谅九卿科道。断不缄默畏葸。负朕谆切求言之意也。  

○又谕、礼部侍郎曾国藩、奏陈用人三策。朕详加披览。剀切明辩。切中情事。深堪嘉纳。连日左副都御史文瑞、大理寺卿倭仁、通政使罗惇衍等。各陈时事。朕皆降旨褒嘉。其通政使司副使王庆云、鸿胪寺少卿刘良驹、及科道等摺。均分别准行交议。如该侍郎摺内、所请保举人才。康求直言。叠经降旨宣示。谅内外大小臣工。必能激发天良。仰体虚怀。弼予郅治。惟便殿日讲、为求治之本。我圣祖仁皇帝登极之初。即命儒臣。逐日进讲。无间寒暑。朕绍承丕业。夙夜孜孜。景仰前徽。勉思继述。着于百日后。举行日讲。所有一切应行事宜。着各该衙门、察例详议以闻。  

○谕军机大臣等、乔用迁驰奏、遵旨防堵匪徒、添兵协剿一摺。此次湖南逆匪。窜入粤黔。往来奔突。前日已据裕泰、奏获胜仗。正可乘此机会。深入穷追。惟贵州山路丛杂。苗蛮错处。清江一带。盗贼充斥。虽据该抚奏称、另案获盗三百余名。恐幸逃者尚复不少。傥经楚匪句结。必致蔓延日甚。着乔用迁、严饬文武员弁。亲督现调官兵。分布要路。昼夜密防。遇有贼党潜入。即行尽数歼捦。毋任一名漏网。至拏获后。讯明知只被胁随行。并无助虐情事。即当设法解散。一面传谕招降。翦除党与。若讯证实已从逆、攻城戕官。罪在不赦。又不可养痈贻患。全在该抚调度有方。安良除散。方不负委任也。将此谕令知之。  

○安徽巡抚王植、奏报校阅各营。所用擡炮。多不轻利。库中旧有擡枪四杆。捐廉仿制。分发各营。随时演放。臣本书生。不谙戎事。但间暇时讲求制造。终胜于仓卒所成。得旨。尔既不谙戎事。但须实力讲求。讲求既久。自有熟谙之时。断不可以此为推诿地步。  

○开复衍圣公孔繁灏、革职留任处分。  

○调英吉沙尔领队大臣特克星额、为喀什噶尔办事大臣。赏头等侍卫富隆阿、副都统衔。为英吉沙尔领队大臣。  

○甲辰。上诣正大光明殿几筵前、供奠。  

○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孝德皇后殡宫月祭。遣官行礼。  

○谕内阁、郑祖琛、闵正凤驰奏、楚匪窜至粤界、官兵大获胜仗一摺。此次楚匪窜入三省交界地方。分投滋扰。拒捕戕官。前经裕泰奏获胜仗。贼胆已落。本日复经郑祖琛奏报。叠次接仗。大挫贼锋。官兵绅勇。志切同仇。奋勇争先。不遗余力。所办甚属妥协。郑祖琛、闵正凤、调度有方。均着交部议叙。其余在事文武员弁。有始终尤为出力者。酌保数员。候朕施恩。毋许冒滥。该抚惟当振作精神。激励士卒。会同楚黔官兵。同心协力。将逃散余匪。尽数歼捦。切不可稍涉骄惰。以靖边疆而安黎庶。将此通谕知之。  

○乙巳。命工部员外郎文彩、礼部员外郎聂澐、每日一员。以次听候召见。  

○改铸江苏学政关防。从学政青麔请也。  

○丙午。上诣正大光明殿几筵前、行月祭礼。  

○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向夕。复诣几筵前、供奠。  

○丁未。上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命光禄寺卿许乃普、在南书房行走。